草根UP主绝处逢生?这个新动作,启示了中国版权之争的未来

2022-03-24 15:15:19 来源:榕城网

 

这也许是中国商业竞争中,难得彰显出大格局的时刻。

  最近,抖音宣布和搜狐达成了合作。

  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

  不要低估这对于中国文艺繁荣的价值。

  影视作品属于“长视频”,一统抖音的则是“短视频”,短视频平台的用户可以无障碍利用长视频进行二次创作,这两家的合作等于是帮助众多的创作者去除了高悬在头顶、随时可能落下来的版权之剑。

  这一事件,让中国视频创作版权保护迎来了一个关键节点。如果硬要对比的话,可能堪比当年谷歌与出版商达成和解的那一刻。

  要知道,去年影视行业发生的最大“事件”,莫过于长视频平台联合肖战、王一博和Anglebaby等500多位艺人,加上53家影视公司联合发话,共同向短视频平台发起的那场声势浩大的版权保护声讨战。

  随后,国家电影局发布了公告,表示要加强电影版权的保护。

  有人因此断言,大量电影解说和评论类的二创短视频,将就此消失。若果真如此,普通中国人一定会丧失一大块生活乐趣。

  没想到,影视类二创短视频不但没死,形势反而在今日发生了反转!

  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其实,长视频平台向短视频垂下“合作”的“橄榄枝”,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二者之间的关系,并非像表面上那般剑拔弩张。

  只不过,早期这种“合作”,更多是一种“长视频”平台内部的“圈地运动”。

  过去,在众人的眼中,“爱优腾”是长视频平台的代名词。但是,谁规定爱优腾只能做长视频了?

  十几年前长视频平台刚刚兴起之时,都想做成中国的Youtube,UP主们本来就是其生态的一部分。只是近年来B站和抖音崛起,二创才被更多地和短视频联系到一起。但爱优腾从来也没打算放弃,圈完影视长视频版权的地,又开始圈短视频二创这块地。

  2020年4月2日,爱奇艺推出的综合视频社区产品,爱奇艺随刻版APP在全渠道上线。而优酷发力短视频的时间似乎还更早一些,早在2017年,土豆就试图全方位转型短视频,以求达成与优酷长短两开花的新局面。

  而三家中,动作最频繁,也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腾讯。

  就在长视频平台掀起针对影视类二创短视频的版权之战不久后,腾讯视频,却推出了一个影视短视频二次创作内容的频道——“速看电影”。

  2021年,腾讯启动“黎明计划”,从B站和抖音抢夺UP主阵地。

  日前,网友爆料称视频号疑似改版,由原来的单列改为频道模式。电脑客户端上的视频号界面被分为多个不同频道专区。

  其中,“XX说电影”“XX剪辑”等影视解说类账号不在少数。

  人们惊讶地发现,在长视频内容为主的腾讯视频中,能够看到大量“三分钟看完”的二创剪辑视频。

  微信甚至还专门为影视二创开辟了单独的栏目。

  看来,掌握了大量社交流量入口的腾讯,显然对短视频也比爱奇艺和优酷的动静要更大。

  爱优腾三强,为何对影视类二创短视频如此“口嫌体直”?

  原因来自于以下两方面:

  一方面,短视频这种视频形式的火爆,已经对长视频完成了超越。长视频行业逐渐进入“瓶颈期”,长视频平台将重心转移到短视频也是不得不然的无奈之举。

  中国影视二创市场,用前所未有的火热程度,让“长视频”看到了新的机会。

  影视二创类短视频在中国究竟有多火?

  B站的《猛男版新宝岛》便是二次创作的最经典案例。

  该视频2019年5月上线,用的是菲律宾街舞男团的舞蹈Math Dance Challenge,但所配的并非是原版音乐,而是日本乐队的音乐新宝岛。

  这个视频,成为B站首个播放量过亿的视频。二次创作激发出的蓬勃生命力,可见一斑。

  抖音上的Top1影视二创类账号毒舌电影,粉丝数高达6174.9W。

  影视二创模式如今的火爆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许多进行短视频剪辑的UP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涨粉数百万。

  可见,影视二创类节目的群众基础多么深厚。

  其实,影视类二创节目的历史基因,早在互联网时代全面普及前就已经埋下了。

  央视曾经的王牌口碑节目《第10放映室》,就是二次创作的经典代表。

  节目组通过对精彩电影画面的二次剪辑和解说评论,让观众以较低时间门槛接触了大量优质电影。

  如今,《第10放映室》虽然已经寿终正寝,但它的DNA却刻入了互联网的生命里。

  生活节奏的加快和互联网的普及,使得普通人在短时间内快速接触电影的需求更为迫切。影视二创类视频的繁荣,在《第10放映室》优良传统的基础上越做越强。

  而它的底色,是一场民间自发下场开路的创作狂潮。

  5分钟制作时长的短视频,以极低的制作成本达成了海量的内容,在内容产量和丰富程度上,对长视频形成了碾压之势。

  而且,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用户也将更青睐短视频。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综合视频2021年12月活跃用户为8.42亿人,短视频综合平台为8.47亿人,短视频综合平台近一年来用户规模首次超过综合视频,成为用户规模最大的视频细分领域。

  版权大战之间的长期内耗,让长视频平台陷入巨额亏损。

  会员提价又导致会员订阅数下滑,2021年第四季度爱奇艺日均订阅会员数为9700万,上年同期为1.027亿、上季度则是1.047亿。

  爱优腾的三国争霸局面一直延续至今,别说赢者通吃了,最终的结果是否会是三输的局面也仍未可知。

  因此,将用户创作的短视频内容纳入自身平台,形成自身的完整闭环,成了长视频平台破局的关键。

  爱优腾三强可以联手对二创短视频开战,但在打造完整商业闭环这件事情上,最终还是要看各自的造化和机缘。

  ◆另一方面,长视频平台在短视频赛道上发力,也是看到二创短视频对长视频并非是非此即彼的取而代之,反而对长视频的增长,能够起到相应的促进作用。

  现在,很多爱优腾独家购买的影视作品,片方也会在短视频平台上做宣发,比如去年热播的《扫黑风暴》。

  优酷、爱奇艺还在抖音上建立了账号矩阵,发布影视剪辑和二创作品。

  2021年,腾讯测试运营腾讯创作服务平台,计划向创作者逐步开放授权合规的版权内容以及创作工具,创作者可以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对此进行二次创作。该平台也申请了入驻抖音。

  短视频,越来越有可能成为长视频平台破局的关键。

  那么,影视类二创短视频,对于影视行业来说,究竟是蜜糖还是毒药呢?

  疫情之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正在悄悄发生:

  2022年春节档,虽然播放场次创近5年新高,但观影人次却创近5年新低。

  以春节当日为例,今年大年初一有2592万人走进影院,比去年少了854万人,下降约33%;比2019年减少637万人,下降约20%。

  疫情之下,人们的观影习惯似乎已经渐渐发生改变。

  以《囧妈》线上上映为标志,电影开始摆脱过去的纯影院模式,寻找新的生存之道,探索互联网新玩法。

  但是互联网的流量玩法,和过去线下的宣发节奏完全不同。

  如果仅仅满足于做一个“大自然的搬运工”,将电影搬运到互联网平台,电影在视频平台的播放量,只能听天由命,纯看运气。

  互联网有自己的玩法,快节奏和流量是互联网区别于传统影院模式的最显著特征。

  而这两个特点,恰恰是群众基础深厚的“二创”系列短视频所最擅长的事情。

  二创的形式,既受用户喜欢,又能够带来可观的流量,还能配合影视剧进行前期宣发和后期引流。

  为了拓宽自身在线上的生存空间,与短视频合作,转眼间就成了最顺其自然的选项。

  二创作品与电影形成良性互动的案例在近年来层出不穷:

  2015年,国产口碑动画电影《大圣归来》,首映遇冷。因为UP主的二创安利,导致排片场次暴涨,最终拿下9.56亿票房。

  同样的情形在2019年初的《白蛇:缘起》身上再次上演。这部动画,依靠B站动漫区UP主单日票房更是逆袭好莱坞大片《死侍2》,最终拿下4亿票房。

  电视剧《三十而已》热播的时候,其抖音官方账号上有近300万粉丝,发布的视频作品的点赞数超千万!

  除了当期上映的影视剧外,一些原本无人问津的电影,被短视频UP主剪辑讲解之后,反倒吸引了许多观众去寻找原版来观看。

  只不过,虽然有影视公司在吃到二创剪辑作品引流的红利,但版权方面没有清晰的法律边界界定对于版权方和创作者始终是一个大麻烦。

  事实上,已经发生了太多的纠纷和诉讼。

  这导致诸如B 站的影视剪辑区UP主颇有些心灰意冷,盛况不复当年。

  毋庸置疑,大部分的二创作者都是普通人,对于著作权法上“合理引用”的标准,缺乏足够专业的判断能力,一不小心就会过线,构成侵权。

  在法律界定尚不明晰的情况下,如何维持二创这种形式的活力,让最大多数人从创作中享受到乐趣?

  目前的最优解,大概就是靠长视频平台和二创驻扎的短视频平台在双赢的情况下达成和解。

  都说商场如战场,但熟悉商界的人都明白,非黑即白的逻辑在商业竞争中鲜有市场。

  商业竞争往往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如果竞争双方在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那么与其两败俱伤,不如相互妥协,创造双赢的桥梁。

  遗憾的是,过去在国内激烈竞争的市场大环境下,市场竞争参与者往往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反观国外,妥协的例子不在少数。

  而谷歌,自然是常常处于事关版权风口浪尖的那一位。

  2004年,谷歌公司开始对图书进行大规模数字化,欲建立全球最大的数字图书馆,用户可以利用“谷歌图书搜索”功能在线浏览图书或获取图书相关信息。

  其中包括尚存有著作权的近千万种图书,而此举并没有通报著作权所有者本人。谷歌公司的行为遭到各国作家的强烈反对。

  这件事在美国,最终以谷歌和出版行业的和解告终。

  根据最终达成的和解协议,谷歌和图书企业将有更多的机会进行在线销售。而谷歌图书搜索计划产生的任何销售、订阅和广告收入都将在版权拥有者和谷歌之间分配,分配的比例是63%和37%。

  这件事情,最终促进美国的互联网版权问题解决形成了一个模板,被广泛应用于谷歌日后的版权之争上,为后来的利益冲突方提供了双赢的范本。

  而眼下的国内视频版权之争,也来到了一个关键节点。

  短、长视频平台携手合作,有望共同开启一个短视频二创井然有序的“五分钟”时代。

  因为,在共同利益面前,所有的事先预谋都远不如不谋而合那样来得顺其自然。

  更加类似预告片的短视频,是影视类长视频在互联网化浪潮下的最好流量引擎。

  而针对UP主很难把握合理使用界限的问题,平台统一授权无疑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与长视频平台合作,悬而未决的版权问题也能够得到解决。

  二创市场,迎来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好时机。

  短视频平台这边,正在努力为力量薄弱的UP主拓宽版权授权,主动与长视频平台达成合作。

  比如,这次抖音和搜狐达成的合作。

  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获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逆光中告白》等。

  抖音和搜狐通过合作,来获得批量授权,让平台上创作者们没了后顾之忧。

  这对于在法律上势单力孤的二创作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好的二创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这次长短视频的合作,给创作者、版权方以及平台带来共赢,让经典的作品得到重生。

  这种双赢的达成,对于整个文化产业来说,也是一个重大利好。文化产业或许可以摆脱IP之困,就此进入一条良性循环之路。

  5年前影视行业最热的时候,IP是所有圈内人口中的高频词。仿佛IP就是影视行业的护身符,得IP者就可号令千军,屹立不倒。

  但是,当时光来到5年后,当初所谓的大IP依旧能够在今日长青的,还剩下多少?

  在当年的IP热潮中,大部分IP都被过度透支,热衷于将IP原作进行不同形式的搬运和改编。如何快速掏光粉丝钱包,就是大多数IP变现的底层逻辑。

  过去数年中,无数IP在改编和包装下粉墨登场又迅速消失,在熙熙攘攘中迅速归于沉寂。

  反倒是B站这样的平台,通过二创,将《科学超电磁炮》这种老番的生命力不断激发出来。

  所有能够长青的IP,背后都少不了用户的常用常新。

  正是类似影视剧台词梗、鬼畜剪辑、影视辣评等二创内容在大众广为流传,才让《甄嬛传》《亮剑》等老作品在今天依然能够历久弥新。

  这背后,既有二创作者的创作功劳,更有背后广大用户的众星捧月。

  事实上,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高速发展,正是后人站在巨人的肩上完成的。对内容的二次创作,往往会带来更多角度阐释,从而带来全新的价值。

  严格意义上来说,当代大多数的所谓“创新”,实质上都是一种广义的“二次创作”。

  众人拾柴火焰高,道理就是这么简单。(推广)

编辑:

最近更新

每日推荐

奶荒问题引热议,澳佳宝奶粉获

自2016年1月1日普遍二胎政策实行后,妈妈们在今秋迎来第一个二胎...

中铁二十局宝汉项目

走进中铁二十局集团宝汉高速7标施工现场,在领导班子组织领导下,...

柯睿阳:10.4国庆过后九月非农

  周一,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份交割的黄金期货价格下跌0 3%,收...

柯睿阳:10.2限产恐将只是昙花

  古人云:成功有三,天时,地利,人和。在投资中想要赚钱也需...

含财轩:欧佩克冻产存疑,下周

北京时间周六(10月1日)01:00公布的美国至9月30日当周的石油钻井总...

栏目排行